喜剧、悲剧

| |
不指定 2008/12/17 21:20 shieh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遍,发现她离开时又带走了一些属于她的东西。  
  我想,这回真清静了,总算是彻底分手了!这回她应该再也不会再来寻求我的原谅了。  
  当时死活赶她不走痛苦,现在她悄无声息地走了,我还是觉得痛苦。真是痛苦啊!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晚的恶梦,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头发乱成了鸡窝,昨晚准是在床上翻了一整晚。每次晚上睡眠不好,我早上一看头发就知道。  
  在沉痛中我度过了分手后的第一天。我一整天都在想她为什么会痴迷到那种程度,居然通宵在外面跟网友聊天,难道她不知道这样通宵未归肯定会让我知道事情真相的吗?那她为什么还敢这么做?她难道预想不到后果吗?  
  第二天我还在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能通宵达旦跟人聊天,我能想到的理由就是跟她聊天的人此时对她的吸引力已经超过了我,她的重心已经向那个人倾斜。根据力的作用原理,要想让向前开的汽车往后退,必须有一个更大的动力阻止这辆汽车往前开。  
  人不顺时干什么都不顺。这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刚喂了一声对方就挂了,害得我钱出了没消费到,真冤。一查号码,陌生的,不知道是谁,也懒得打过去。如果真是找我有什么急事,一定会再打过来。我想。大约十二点半的时候,这个电话又打了过来,我想这次可不能再做冤大头了,让它多响铃一会,确定对方确实是真想打再接不迟,等响了几声后,我正准备按接听键,又挂了。“神经病!”我骂了一句,然后关了机睡觉。  
   
第三天是周六,我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来。我打开电视,躺在床上慵懒地搜索着频道。虽然是周末,但是由于工作性质特殊,手机还是得开着,万一有什么紧急任务不值班的也得被派出去。  
  我打开手机和小灵通。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我坚决提出要跟她分手的,但我每次一打开手机就特别紧张,我既希望能收到她的信息,又害怕收到她的信息。一连两天多她没有与我联系。这是我自从与她同居以来联系时间隔得最长的一次。这几天一直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她的信息,一下子还真有点不适应。  
  看了一会电视,我又觉得困了。饭也懒得吃,躺下继续睡。一直睡到下午三**  
  我打开手机正准备开电视,突然听到好像手机有信息到。打开一看,  
  “爱上你我在劫难逃,一辈子我坐你爱情的牢。……”  
  我想这是谁呀,跟我开这种玩笑。翻到后面的手机号码一看,是她!这个号码她已经很久没用了,这是她第一天跟我见面离开时告诉我的,号码很好记,号码也很好,后面尾数是“888”。她好像后来一直没有手机,难道她现在借了别人的手机在给我发信息?  
  她终于给我发信息了,她终于又忍不住了,她终于又想破镜重圆了。我心里不知是悲是喜,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理她,要不要回她信息。  
  想了很久,我终于回了一条信息:  
  “等你彻底想通了,能彻底离开网络时再考虑是不是再跟我联系吧!”  
  对方没再回复。  
  我知道她改不了,也懒得再去想了。还是看我的电视吧!  
  正看得有滋有味,我的小灵通叫了,有信息到。  
  “老公我答应你,我从此不再碰网络上的所有东西。请你不要离开我!”  
  我没理会,继续看我的电视。  
  星期一,我正在外面采访。她又发来信息:  
  “老公,你是否已对我彻底死心?你只需回答是或否。”  
  接连两条,都是这句话。  
  我想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终于拨通了她的小灵通。  
  在一声低沉的“喂”声之后,就听到了她在那边哭泣的声音。我没说话,一直听她哭。  
  后来她终于说了话,问我是“是”还是“否”,我问她,你是希望我回答“是”还是“否”呢?她便又哭。  
  她说她这几天一直在想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每天下班一回到家就哭,她每天都是红肿着眼睛去上班,那天我拼命拖她出去勒她的腰让她腰腹和胸部接连痛了三天,那天晚上的电话是她打的,她怕我不接她的电话,所以用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但是她又怕跟我说,她只想听听我的声音……  


情感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8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