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悲剧

| |
不指定 2008/12/17 21:20 shieh

听着听着,我的眼圈也有些微微发红,我终于心一软,说,“……那你中午来我宿舍吧。”  
  其实这几天我心里的难过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她,我没有哪一天不在想她,想与她一起的过去,想她跟我回家时的甜蜜,想着她家人对我的好……我心里还有一个谜,这个谜不解开,我一辈子不心安。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她铤而走险敢通宵不归?到底是我的原因还是另一个男人的魅力使然?我想弄明白!  
  中午,她如约而至。  
  我已经准备休息了。她进来后,神情凄凉地端坐在电脑椅上,看着我。  
  “坐这吧。”我拍了拍床沿。  
  “我不坐。”她看了看我。我知道,她一定还记得前几天我说过的话,我说这床她没资格睡。  
  “我累了,要睡了。你也睡一下吧。”  
  “……”  
  “睡啊,还等什么?”  
  在再次侦察了一遍我的脸色后,她终于也躺下来了。  
  “想说点什么吗?”看着她斜靠着床头不睡觉,我问。  
  她的眼泪不自禁又流了下来。  
  “其实我后来也反复想了想,觉得这次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也有责任。你是不是最见不得我跟那个播音员在一起?那天看到我跟她在一起,而房门又紧锁着,就想着我和她……”  
  我才刚说了几句,她已经大声哭了起来,我正说中了她的心事。  
  “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在网上爱上过谁?”  
  她摇了摇头。  
  “一个都没有吗?”  
  她想了一会,“有一个。”  
  “哪一个?”  
  “就是那个,T大的那个。”  
  “你后来不是说再也没跟他联系过了吗?好像我那天看你聊天的是另一个,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跑龙套的,在那部什么《XX追踪》里演了一个小角色那个。”  
  “没有。我跟他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好奇,他说他是电影演员,我不相信。他就说让我打开视频看看就知道了……”  
  “那你那天晚上就是跟这个跑龙套的聊了一个通宵吗?”  
  她不再吭声。  
  过了几天,她又开始跟我有说有笑了。只是眉宇间好像多了一份凝重。  
  听说某个地方有位中医看病有独到之处,她姐以前脸色很难看,吃了那位中医的药后,现在调得面色红润,光泽照人。她说让我也去看看,我的脸色也不好看,有点发黄。  
  9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她姐开车带着我们去了一趟那位老中医家。说来也神,那位中医也不问我什么,将手往我脉上一搭,然后就问我身体是不是有哪些不适,还真全让给说中了,弄得我满腹狐疑,这也太厉害了吧?更奇怪的是,老中医一分钱不收,给我们各开了一个药方,让我们自己去药店抓药。让我们吃完后再去她那儿搭脉,然后吃下一疗程的药。  
  自从这次大闹之后,她晚上不再在我这里过夜了,一到十二点左右就回家。只是有一个晚上,她问我可不可以在我这里睡,我只是看着她,在想她今天怎么突然又要在这里睡了?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双手捉着我的头使劲往前按,笑着说,“你点头了,就说明你同意了。”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虽然我跟她好像已经又和好了,但总是感觉有点怪怪地,两人之间总觉得有点隔阂,有距离感,显得有些生份。  
  9月初,我邀请我父母国庆节来我这里玩几天。9月29日大清早,父母打电话说他们今天晚上九点多钟到。我刚好晚上有个晚会要搞现场直播,脱不开身,就打电话给女友,说如果我父母过来她去帮我接一下。她去过我家两次,对我父母已经比较熟悉了。女友同意了。但是直到晚会搞完,父母还没到。我便和女友一起在宿舍等。突然想起住宿安排问题,我房里就一张床,没法睡。去外面住酒店又不方便,而且又贵,父母肯定会不答应。女友说隔壁不是还有个空房吗?床有现成的,只是没有席子。于是我与女友又一起跑到杂货店去买了一床席子回来,等一切安排妥当父母还没到。一直到了晚上十二点多钟,父母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旅程终于来到了我工作的地方。这是我参加工作五年多来父母第一次到我谋职的地方。父母连挑带背带过来一大堆家乡的特产和我从小就爱吃的一些东西,令我感到十分愧疚,父母这么大年纪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这么辛苦,想着想着竟有些心酸。等将东西放好,我问父母吃饭没有,他们说肚子不饿。我想从早上六点多钟开始坐车,一直到现在,什么也没吃,哪有不饿的道理?他们只是不想花钱去外面吃饭而已。我不由分说,和女友带着父母一起来到单位附近的一家湘菜馆,点了四五个菜。我和女友都已经吃过了,只是陪着父母说说话。
情感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8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