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悲剧

| |
不指定 2008/12/17 21:20 shieh

十月四日,上午九点多钟,女友发来信息,说正在去买机票的路上,如果顺利的话下午两三点钟就可回到深圳。我问她身上钱还够不够。她说买完机票还剩一百块。我说我下午去机场接你吧。她说不用了,她已经打电话让她姐开车去接她。  
  我开始考虑见面后我到底该以何种态度和神情面对她呢?追问她这几天的行踪还是装作若无其事什么也没发生过?最后我决定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提,就当她没去过北京。如果她想说的话她自然会说,如果她不想说以她的性格问也是白问,倒不如大度一点,虽然心中疑虑难消,但我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十点半左右,女友又发来信息,说已经到了机场,正在办手续。我说我还是去机场接你吧,反正今天我又不值班闲着也是闲着。因为上次她从机场回来就是因为孤身一人最后上了别人的套,被一伙骗子骗得身无分文。以前我一直对她关心很少,这次去机场接她就当作我关心她的开始吧。  
  她谢绝了我的好意,说她已经跟她姐说好了,她姐会开车去机场接她的,她回来后马上就到我这里来,让我不用担心。我只好随她,只是吩咐她当心点,如果她姐因故没去再跟我联系。  
  快十二点钟的时候,女友发来了来自北京的最后一条信息:  
  “我现在已经上飞机了,下午三点左右到深圳机场。”  
  今天是我爸生日。姑妈从莞城赶了过来为他贺生。姑妈在东莞已经待了好几年了,听说过几天就回老家,这次过来是想问问能不能和我父母一起回去。姑**儿子,也就是我表弟今年去美国读博士了,平时很少联系得上。倒是我在网上经常与他保持着联系。这天我还特意开了视频让他们母子对话,我说这可比打电话好啊,既能看到人,又不用交电话费。其实我知道,姑妈这次过来并不单纯是为我爸贺生,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在这边找了个女朋友,这次父母都赶了过来,事情有些蹊跷,还以为我瞒着他们在办喜酒。在这几天里,我已经接连接了好几个亲戚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办喜酒瞒着他们,弄得我哭笑不得。他们哪知道,现在这情形,别说办喜酒,两个人能对上话就已经菩萨保佑了。  
  不管怎样,爸生日总得庆贺庆贺。中午我和父母、弟弟、姑妈一起到湘菜馆大吃了一顿,虽然当时气氛显得还蛮喜庆,酒也喝了不少,但总有种“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感觉。  
  下午三点十分。  
  “我刚下飞机,你在干什么?”她给我发来信息。  
  “在宿舍陪父母看电视。要不要我现在去机场接你啊?”  
  “我姐应该已经到机场了。我去找一下她。”  
  “那好吧,如果找不到再告诉我。”  
  大约十分钟后。  
  “我已经找到我姐了,现在正在赶回去。你不用担心我了。”  
  “好吧。回到后给我电话,我在宿舍等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好像突然间轻松了很多,虽然这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早就看过,而且当时看的时候一句台词也没错过,但现在从头再看一点也不觉得腻,反而觉得更好看了。尤其当我看到韩丁盯梢罗晶晶那一段的时候,我忍不住想流泪……  
  下午四点多钟,听到外面有人敲铁门的声音。她的钥匙被我拿回来后一直没给她。  
  我走出房间一看,女友正站在铁门外,提着一个旅行包,脸好像黑了好些。  
  我把她让进房内。  
  我妈见她进来,连忙打招呼。“回来了?”  
  “嗯。”女友点了点头。  
  “你吃饭了没有?”等她放下行李,我问。  
  “在飞机上吃了一**”  
  “那你现在饿不饿?要不我去帮你打个饭来?”  
  “不用了。”  
  “那你先吃点水果吧。”  
  我削了一个梨给她。这是我第一次给她削梨。以前都是她削完后喂给我吃。  
  吃完梨后,我又剥板栗给她吃。这板栗是我父母从老家带过来的,刚从树上摘下来不久,比市场上的新鲜得多。板栗吃是好吃,就是去皮太难,剥皮的时候要老半天,吃的时候一口就完了。一连吃了近二十个,女友说不要了,吃饱了。
情感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6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