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悲剧

| |
不指定 2008/12/17 21:20 shieh

一整天我都气鼓鼓地,一边数落着女友对我的不忠,一边恨尽那些网上的感情骗子。下午时分,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老公,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我心里真的爱的是你!我看完后嗤之以鼻,顺手把这信息删了,心想这时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早些时候干嘛去了?跟一个男人能做出那种事来会是一般的感情吗?只是闹着玩吗?简直是无稽之谈!  
  晚上回到宿舍,从房间这头转到那头,从那头转到这头,打开电视从第一频道换到最后一个频道,又从最后一个频道换到第一个频道,不知道看什么好;后来就打开电脑,聊天吗?没兴致。看新闻吗?没意思。看小说?没心情。我从新浪转到搜狐,从搜狐转到163,从163转到红网,从红网转到CCTV……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大概晚上十点来钟,她进来了,我听她走路的响声有些不对,一看,原来穿了一双高跟鞋,她以前一直不穿高跟鞋的,据说是曾经穿高跟鞋下自己家楼梯时滚落过好几次,有一次摔得动弹不得,叫喊不出,差点没命,从此以后再也不穿高跟鞋。但今天居然太阳从南边出来了,穿了一双那么高的高跟鞋,难道她不要命了?想归想,我什么也没说,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用眼角余光瞟了一下,然后在网上继续我的无所事事。她坐在床边打开电视看了起来,与我各安房间一隅。终于到了晚上12点多,我眼睛对着天花板说,我要睡觉了。她把电视音量关小。我又说了一句,我要睡觉了。她把电视关掉了。我又大声说了一句,我要睡觉了,你走吧。她没反应。我掀开被子躺到床上,对着枕头说,怎么还不走?不要影响我睡觉。她起身坐到椅子上。我拼命地赶她走,她就是一声不吭,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后来就干脆哭了起来。我当时口不择言,几乎搜罗了人世间最恶毒的语言,骂尽了世上最难听的词语,但是她就是不走,就是要留在这房间里,就是要那样一边抽泣一边用怯生生地眼神看着我……  
不知不觉地我进入了梦乡,恍惚中感觉有一个人睡到了我旁边,我懒得理了,只管睡我的觉。一夜无话,直到凌晨,我感觉她又蠢蠢欲动了。她的手刚抬起想伸过来抱我,我突然一转头,“你想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碰我吗?”她的手停在了半空,十分委屈地嘀咕着,“我又没碰到你,我只是想碰你。”我将身子远离了她一点,又继续睡。我听到脑后传来泪珠滴落枕巾的声音……  
  又在极度压抑中像根木头似的在办公室发了一天呆。下班后极端无奈地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自己那间毫无生气的房间。终于,我将这两天来无法排遣的郁闷情绪全部转化成文字,贴在了天涯的情感天地。回帖中有劝和解的,也有力主分手的,也有恶意谩骂的……我无所适从。时间就在看帖回帖中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外面传来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我知道她来了,我也知道她一定会来。她不会就此放弃的。  
  还是无语。我继续在电脑前挥舞着手指,她拿出一部动画片欣赏了起来,居然看得津津有味,期间还轻笑了几声。I真服了her!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又到了睡觉时间,我已经闹够了,懒得再闹,径直上床睡觉。她愿意睡就睡呗,反正这床是她买的,席子是她买的,床套也是她买的。记得刚跟她认识一个星期的时候,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外面采访,她突然打电话问我的床(当时我睡的床是我买的,才三百多块钱。)是多宽的。我当时问她问这个干什么,她说你不用问了反正有用。我就告诉了她。中午回房间正准备午睡,她打来电话,说她现在楼下,让我下楼去帮她搬东西。我一路纳闷着跑下楼,发现她身边一大堆东西,有七件套的床套,有最细最光滑的那种竹凉席,还有一大袋纸巾,足够用上一两个月。看到这阵势,我知道,她准备跟我同居了。我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决定和我睡到一起。当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是我也没有表示半点拒绝之意。后来她又找个机会将我的那张旧床换掉了,令我的房间立时增色不少。  
  睡到下半夜我突然心神不宁起来,老在想着那些回帖,我是不是真的该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好好地解释清楚,弄清事情的原委后再做最后决定呢?我迅速地回忆了这一年来跟她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举了几次手,终于将手搭在了她胳膊上。我的手刚一触及她的胳膊,原先背朝我的她立马一个翻身,紧紧地将我抱住,痛哭流涕。就在她的梨花带雨中我们彼此进入了对方,她坐在上面,……泪水一颗颗地滴落在我的胸前 。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我张了几次口终于问出了这句话,我的心真的快要溶掉了,此时的她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惹人怜爱!  
  “我没有骗你,我爱的真的是你!”她哭泣着。  
  “那你为什么还会跟那个人那样呢?”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个问题。  
  “我……我说了你会生气吗?”她的这种弱者姿态真的令我万分地于心不忍。  
  “你说吧,我要你说实话。如果是我哪方面做得不对,你也可以提,我以后再改正。”  
  “你有没有发现你太大男子主义了?”  
  “大男子主义?怎么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可能是有点吧。”  
  “你还记得那天我给你打米粉吗?”  
  “打米粉?”我想了想,终于记起来了。那件事我做得确实太过份了,太伤她的心了。那天晚上我说我想吃酸辣粉,让她去帮我打一份。我住的地方离打米粉的地方大约有四里来地,她说和我一起去打。我当时正在上网,不想去,让她自己一个人去。然后她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回来后打开包装盒一看,不是我平时爱吃的那种。我当时就火了,冲她发脾气,说“让你去打个米粉这种小事都办不好,我以前吃的是这种吗?我不吃!”然后将米粉丢在桌上。其实这里面有点文章,我想吃的是那种最细的米粉,我平时习惯叫它酸辣粉;而实际上真正叫酸辣粉的是另外一种比较粗的颜色很深的那种。当时她去打时就顺口说打一个酸辣粉,结果人家就真的给弄了一个酸辣粉。等最后装盒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不是我平时经常吃的那种,但是东西已经做好了不能退,她只好买了,然后又让人家再做一份我要的那种。  
  “那天其实我打了两份,一份是你说不吃的那种,一份是你喜欢吃的那种,但是在回来的路上……”说着说着她突然委屈地大声哭出声来,“……在回来的路上骑摩托时将你喜欢吃的那份掉地上了,我就拿着这份回来了。谁知道你这么挑吃。我都不知道跟你结婚以后做什么给你吃才好。”后来她见我坚决不吃,就哭着跑下楼又赶回去再帮我打了一份回来。“那件事让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爱我,让我感到特别伤心。”  
  “那件事我是太过分了。”这是事实,我不得不承认。“你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和这个男的认识的吗?”  
  “嗯。”  
  “那你后来是不是因为对我的失望,就去网上找特别体贴你的特别爱你的人?他是哪里人,干什么的?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你平时又不怎么和我说话,老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就去网上跟人家聊。聊着聊着我就有点陷进去了。那个人是北京T大的,我对他主要是崇拜。”  
  “如果那个人也愿意和你结婚,那你在我和他之间你会选谁?”  
  “选你。因为我知道跟他是不可能的。我和他只是很聊得来,觉得跟他一起聊天感觉很好。”  
  “那你以后还跟他聊吗?”  
  “不聊了。我以后再也不聊了。”  
  ……我再一次与女友交融在一起,直到上班闹钟响起。
情感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8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