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悲剧

| |
不指定 2008/12/17 21:20 shieh

我不再跟她说话,也不再看她。  
  她明明知道她正在伤害着我,但她仍然坚持着,乐此不彼地。  
  我对逛景区不再有任何兴趣。这里我已经来了不下四五次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弟弟说他要回广州了,到今天为止他的假期已经全部完了。送走弟弟后,我们商量到底看不看《东方霓裳》,平时这表演是免费的,但华侨城不愧是华侨城,知道**的要诀,突然声称国庆期间要购票入场。父母听说要买票,连声说不看了,没什么好看的。我明白父母的意思,二十块钱一张票,得卖多少鸡蛋啊?但女友的态度比我还坚决,坚持要买票让父母进去看看,虽然我和她以前都看过,她还掏出了自己身上仅剩的一百块钱来让我去买票。我当时突然产生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太难懂了!  
  值得高兴的是,父母看完后出来时已不觉得这钱花得冤,倒是一路上都赞不绝口,连声说好看,设计得真好,城市里的人真会过日子。  
  当我和女友再次坚持要看完《龙凤舞中华》再回家时,父母这次毫不妥协了,我说是免费的。他们说免费的也不看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吧,等下没车了又得打车回去,太浪费。拗不过他们,我们只好坐上了回程的公车。  
  当公车经过一个“近视激光治疗,双眼仅四千六百元”的广告牌时,我自言自语了一句,“治近视又便宜了!”  
  “你说什么?”  
  “我说现在治近视做激光手术又降价了,才四千多块。”  
  “你是不是想做?”  
  “……”我没回答。女友曾跟我提过多次,问我要不要去做激光治疗手术将眼镜摘除,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女友也怕手术失误或产生什么后遗症,因此一直没跟我正式讨论这个问题。  
  “等年底吧,年底发了奖金就去。”  
  我突然无语了。刚才下午的时候还在拼命跟另一个人发短信,现在又说出这番话来,她到底想怎么样?她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22  

  也不知后来提到了什么话题,女友差点跟我吵起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根本就不避嫌,她明知我父母就坐在一旁,却好像特意要让他们知道我俩在吵架一样。尽管我一再将音量压低,但丝毫没有传染到她,她依旧大嗓门嚷了一路,直到下车。这使我感到非常恼火,但是又不便发作,只有隐忍在心,想着忍一时风平浪静,如果我也跟她一样的话,打起来都有可能,看她现在这架势,仿佛有美国在后面撑腰一样。  
我想,她现在一定是有恃无恐!  
  大家走了一天,下车后一个个又累又饿。我们就在宿舍楼下附近找了家餐馆。想着家里带过来的米酒还没喝完,我让他们三人在餐馆等,我自己上去拿。在走的时候,我看了女友一眼,我想,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在我去拿米酒的这段时间她一定会给那个神秘人发信息。  
  我想验证我的猜测是否准确。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上楼,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回餐馆。平时四分钟的路我今天两分钟不到就完成了。果然不出所料,当我以她无法想象的速度赶回餐馆时,她正在用手机发着信息。  
  我将脸凑过去。她马上将手机收起来。  
  我真的想发火,但看了看父母,我又忍住了。  
  我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米酒,一口干了。再倒上一杯,又干了……  
  点菜的时候女友问我她吃什么对病情有利。她有脂肪肝,肝比常人大两个指头。这种病最忌酒,当时她在北京的时候,我就怕她一时糊涂,着了别人的道,被人灌醉,(她以前就有过一次,醉得一塌糊涂,回来连扶着墙都站不稳)特地发了好几条信息提醒她,千万不要喝酒,另外还发了好些脂肪肝病人的注意事项。因为我认为男人要下手,一定会喝酒。男人与女人的故事大多都是在酒后发生的。  
  回到宿舍后,大家又一起看那部还没看完的《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看到罗晶晶在哭着求韩丁帮她去给龙小宇打官司时,我觉得韩丁此时的心情只有我最懂……  
  晚上十二点多钟,女友说要回家。自从上次吵架后,她就每天都回家睡,不愿再和我睡一起。以前跟她同居的时候,我曾多次苦口婆心地对她说,适当的距离更能产生美,动员她不要每天晚上都在我这里睡,有时小别胜新婚,但她一直不听,坚持要每天晚上都在我这里睡。吵架后她却改了说法,说现在一个人睡习惯了,两个人睡会睡不着,我也由她。殊不知她坚持这么做是另有隐情,一直到后来我意外发现她的两条短信息才完全明白。  


情感日志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8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