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了,知道回去也看不到Jolin,时间又变得同以往一样正常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因为Jolin和很多同事都疏远了,甚至有些新来的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周三下班回家,信箱里躺一张小纸条,是房东留的,要我和他速速取得联系。我按着他留的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听起来大约40来岁的男子。  

  "陈凯文啊,你们的房租还有一个月就到期啦,你们还准备借下去吗?"房东说。  

  陈凯文?我心里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不过我马上说:"哦,Jolin不在,周末回来就给你答复好吗?"  

  房东说好的,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不是陈凯文。  

  去问谁呢,我对这个陈凯文开始好奇起来,英国谚语说,好奇心杀死一只猫,我可不敢去问她的朋友们,虽然我确信他们都知道,但是我不想死得很难看。

  在白天吃午饭的时候,一个新来的女孩坐到了我的桌子对面:"你好,我叫Candy,新来的,认识一下好吗。"  

  我礼节性地点了点头,把陈凯文暂时赶出大脑。Candy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因为一直在教健美操,所以看上去身材极好,她和Jolin不一样,Jolin是偏骨干的,而Candy是偏肉质的,各有风味吧。她也不是上海人,好像是东北的,听她的口音就知道。

  "晚上我们几个新来的去唱歌,你去吗?"Candy说道。  

  "哦,那好吧,我去!"我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回去也看不到Jolin,那干脆就去玩玩吧,别疏远了同事啊。  

  下班后,我们去了钱柜,自助式的,晚餐加饮料,反正人均消费也不贵,AA制嘛。去的同事大约有五六个,除了我和另外一个男的,基本上就是她们健美操那块的女孩子了。Candy明显是麦霸,抢着话筒就不放,而且居然还每一首歌都唱得下去,令人不得不佩服,我呢有点五音不全,所以也以听为主,Candy有时候会邀请我唱些合唱的歌,我也勉为其难地凑份子啦。  

  玩到大约10点,Candy提议吃小龙虾去,我们群起拥护,于是就打的去了极负盛名的上海门面最破烂的复兴路上面的小龙虾根据地,哇,还是一字长蛇阵,没办法,排队吧。不过排队的时候,Candy和几个女伴打打闹闹,倒也吸引了不少眼球。  

  大约晚上12点,我们酒醉饭饱之后,准备回家,地铁是没有咯,只有打的了,一问,原来Candy也是住浦东八佰伴附近,倒也基本同路,于是就走复兴路隧道到了浦东,先她下,然后我再回菊园。  

  到家的时候,Candy发了条短信,说和我一起玩很开心,我才忽然意思到她对我可能有些感觉,回想一下,至少在情歌对唱的时候,那个男的就没有被邀请过。

  我的脑袋嗡得就大了,要是换了几个月前,我或许会很开心,但是现在有了Jolin,虽然我不是很确信会开始,但是至少我不愿意就此放弃。  

  我很谨慎地回了短信,说同事之间有空多玩玩,祝她晚安。

  周五白天我发了短信给Jolin告诉她房东的事情,晚上Jolin回信要我通知房东续借,于是我打电话给房东,想了想,说要续签合约,我下班去他那里。  

  房东住在乳山路一个老式公房了,真难以想像他居然买了一套菊园的房子。房东没有认出我,进门就招呼:"凯文,坐坐,这个是合同,你看看。"  

  我马上看上次的那个住房合同,没错,是Jolin和凯文一起签的, 绝对不是什么女孩子,我刹那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因为用脚想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个男的和她分手了,她气不过,所以扔了所有的关于他们的东西。可是为什么要骗我呢,我想不通,这并没有什么啊,分分合合,再正常不过的感情纠葛而已。  

  签约时,我告诉房东,我是Leon,房东也很诧异,后来从房东的聊天里,我知道原来我和凯文长的有点像,哼,难道我是替代品吗?如果Jolin只是把我看作她男友的一个影子,那我有何必和她开始这段感情呢,男人决不可以活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影子里,这个是我的原则。  

  想想有时候的确很怪,她扮演饲养员角色,难道不是因为她幻想我还是那个男的吗?怪不得有时候她会愣愣地看着我的侧面良久,怪不得有时候我们的玩笑会接近走火的地步,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凯文,该死的陈凯文!!!  

  回来之后,我基本上一个通宵没有入睡,我脑海里开始反反复复地想着Candy和Jolin,把她们放在一个虚拟的天平上,我不知道我应该在哪里加码,或许哪里加码都是错。

  Jolin是周六上午10点左右到家的,Shine和Parker自己回去了。  

  Jolin进门后就开心得不得了,丝毫没有察觉我的不快,大呼小叫地把黄山带回来的山货整理出来,然后赶忙到浴室里面开始洗澡。听到哗哗的水声,我的心情很难受,不过我告诉自己,我要忍住,不要发火,因为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我的一相情愿,Jolin并没有答应我什么。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