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in洗完澡后,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拷贝了相机里的照片后,就开始和我讲黄山之旅了,可是我什么也听不见。  

  "我和房东说了。"  

  "嗯,你看这里啊,壮观吗?"  

  "我去房东那里续约了。"  

  "哦,其实不需要,自动续约的,快看照片啊!"

  "我看到一个名字,陈凯文!"  

  Jolin听到这个名字后,一下子呆了,脸色煞白,然后沉了下去,把电脑一关,就走进了自己房间,把门锁了。大约到了下午5点,Jolin的门还是不开,我开始有点慌张了。  

  看着指针一点点地挪动,我开始后悔我的好奇心了。  

  但是我有错吗,我隐约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对啊!  

  无辜的感觉在晚上10点变成深深的负罪感,无论我怎么在门口呼唤Jolin,Jolin的房间还是没有丝毫动静,真不知道她的肾功能这么好,倒也憋得住!不过我可没敢多想,赶紧打电话给Shine吧。  

  我拨通了Shine的手机,似乎打的不是时候,Shine的声音似乎表明她还在睡觉,我把前后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说到陈凯文的时候,Shine"啊呀"了一声,说马上就来。  

  10点半左右,Shine到了,她进门就骂我笨蛋,虽然被骂得莫名其妙,可是也算盼到救星了。Shine示意我回房间,然后她来到Jolin门口,开始劝Jolin,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我听到了没有良心之类的话,反正我想也和我估计的差不多,那个男的离开了Jolin,Jolin忘不了他之类的。  

  大概劝了半小时,Jolin终于开门了,我透过门缝看到Jolin的眼睛像金鱼一样,唉,估计哭得不轻,不过她开门第一件事情,和我预料的一样,就是直奔卫生间。后来呢,Jolin和Shine回房间聊了好久,最后Shine就住在了Jolin那里。第二天老早我就起床了,赶紧去楼下买点早点豆浆之类的,偷偷摸摸地放到她们门口,大概9点左右,Jolin和Shine起床了,我坐在沙发上偷偷看了一眼,发现Jolin好像没有什么了,唉,暴风雨就终于过去了。

  那天大家都没有提这个陈凯文,Shine一直到晚上才走的,Jolin也开始和我有说有笑的,似乎昨天的不快没有发生过,不过我还是好奇得不得了,唉,英国那只猫是怎么翘的,我反复提醒自己。  

  (注,英国谚语,好奇心杀死一只猫)  

  大概是周二吧,Shine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中午有空吗,一起吃饭,我说好的,你要不来我们公司吧,到了门口打个电话给我,我会出来的。  

  Candy自从上次接到短信之后,似乎对我冷淡了不少,不过我觉得这样也好,凡人怕果,菩萨畏因,真的开始了一段感情,或许双方都会受到伤害的。我已经不小了,不是那种整天想玩玩就不负责任的年纪的人了。Candy真的太小了,要过两个月才20岁,我认为她不适合我。  

  12点,Shine站在马路对面等我,推开玻璃门,穿过马路,我回头一看,发现Candy在一个角落看着我。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