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洗手",Jolin叫道,"这个是面拖蟹,可好吃啦,保证鲜得你眉毛也掉下来哦!"  

  吃饭的时候,Jolin告诉我,所谓的六月黄,其实就是指六七月份的雌性大闸蟹,因为在这个时候,蟹黄丰腴都得不得了,所以美其名曰为六月黄,不过因为没有肉,所以一般上海人会加上面粉一起炒。我尝了尝,的确鲜美无比,就是吃起来有点烦,蟹脚咬半天也没有肉。Jolin很会吃螃蟹,吐出来的蟹壳都白白净净的,不像我的,基本上就是豆腐渣工程。  

  Jolin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问了我一句,Shine是不是把凯文的事告诉我了,我手一抖,半只蟹钳差点掉下来。不过我还是告诉她实话了,Jolin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知道她迟早会告诉你的,毕竟是死X嘛,大家都知根知底了,她性格逃不了的,我猜也猜得出来!"  

  "不过也好,我本来就不应该骗你的,你知道了,我就算不欠你啦!"Jolin一边用餐巾纸擦手一边说,"有时候想想也是,都过去了,还想他干吗!"  

  "你真的不想他了吗?"我傻乎乎地应了一句,但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如果有回忆可以回忆,那是多么的幸福啊。人一辈子,很多事情原本就想忘记的,人如果真的可以自己选择记住什么和忘记什么,那是多开心了,活了而是多年,你在心里真正留下来快乐回忆又有多少呢?"  

  Jolin叹了口气:"大学四年,我的回忆就是和凯文的,还有我那些死X们,说忘就忘,你以为很容易吗!?"  

  我看到Jolin的眼睛红了,不过我没有劝她。  

  "喂,我说Leon,你去买些啤酒吧,我们晚上喝酒,我现在把桌子收了,等你。"  

  我点了点头。  

  为穿肠物,酒是烧心水,此话一点不假,才喝了几罐啤酒,Jolin就开始抽噎起来,断断续续地描述着她和凯文之间的爱情。  

  从她的话里得知,其实最后一个月,凯文告诉Jolin他面临的选择,是Jolin最后选择了让凯文离开,去法国留学,虽然她很清楚,凯文一旦离开了,就永远不会再回到她身边了,因为凯文必然会娶教授的女儿为妻。  

  "你知道我们最后一个月在干嘛吗?他白天去办手续,整理作品,晚上就回到这里,通宵通宵地画画。你知道画什么吗,你来!"  

  Jolin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她的房间,从她的衣柜里面取出一卷画布,放在床上,慢慢地打开,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Jolin的画像,几乎占了整整半个床。  

  画像里面Jolin,坐在一张老式的红木高背椅上,椅子的扶手是云纹雕花,椅背为淡青色大理石镶花。椅子的右边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面古旧斑驳,上面放着两个荷叶青花瓷瓶,一高一低。  

  Jolin的背面是一扇东阳木雕屏风,隐约可以辨认出蝙蝠和八仙的图案,但是由于渐渐隐没在深黑色的背景中,所以亦虚亦幻。  

  Jolin是裸体的,一只手托腮,目光斜视着画面的左侧远方,而光也是从右侧的上方照射过来,但是极其黯淡,这让Jolin的身体看上去散发着迷人的光晕。  

  Jolin被画得异常细致,高耸的双乳上居然都看得到淡淡的青筋,而另外一只手也恰到好处地遮掩了羞部,让人感到欲窥而不得的微憾。  

  Jolin的眼神无疑是忧郁的,虽然在她的嘴角眉梢,似乎看得到一丝微笑。我不是很懂得油画,但是我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你看到一幅画,你能真切地感受到作者要告诉你什么,那这幅画无疑是成功的。而画人,难点无非在于神态,无论是中国水墨人物画还是西方的肖像油画,追求的无疑就是神,所谓的神,是指人物的精神、神态、本质,凯文的画让我感到了一种震撼,一种才气,一种无与伦比的敬佩!  

  画里的Jolin是长头发的,披肩,这个和现在的她并不一致,Jolin似乎明白我的疑问,幽然地说道:"凯文想画这幅画很久了,可是我从小就是短发,不符合这幅画的人物内涵,所以我们约定,我留一年的头发,等到长发及腰的时候,他就开始动笔。可惜终究是等不到了,我刚刚长到披肩,凯文就要离开我了。"  

  "长发为君留,亵衣为君褪,日日思君时,君又今何在?"在画布的背面,Jolin用娟秀的钢笔字,深深地划刻下一首短诗。  

  "我把凯文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可是这幅画,我实在舍不得啊!"Jolin伏到我肩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泪水慢慢浸湿了我的衣服…………

  自从Jolin给我看了那幅画之后,我和Jolin的心情都开始好了起来,Jolin也不再回避什么了,有说有笑地恢复了以往的活泼。  

  老实说,我还是很嫉妒凯文的,因为光凭那幅画,我就理解了为什么Jolin愿意放弃凯文,甚至是推凯文去法国留学,如果换了我呢,真不敢想像我会作怎样的选择。

  不过真的有机会可以一亲芳泽的话,我想我是舍不得离开Jolin的,哈!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哦,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有时候想想自己其实也怪老实的,不会什么乘人之危,那天Jolin靠在我肩头的时候,我好想吻她,我知道她肯定不会反对的,说不定就………那个啦,唉,后来想想其实也蛮后悔的,算了,毕竟还是爱她,所以要尊重她嘛。  

  我一般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去老家,向父母问好请安,而Jolin似乎从来没有提到过她的父母,但是因为她白天干嘛我都不清楚,所以也没有想什么,说不定人家白天去看望老爸老妈了呢,又不是我的岳父岳母,我干嘛那么操心啊!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