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我干嘛那么操心啊?  

  Candy这两天又开始对我开始无微不至地关心了,真受不了,不是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嘛,而且还给她看过了,虽然是Shine假冒的。  

  所以有时候被爱也可能是一种负担,只有被心爱的女孩子所爱着才是一种的幸福。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Jolin的短信,说她老爸要来,让我回避下,我说没有问题,当然咯,一个大姑娘家,和一个男的未婚同居,恐怕换了谁做老爹都不会开心的,Jolin说警报解除会打电话给我的,也好,我自己去找个地儿去密西密西吧。  

  洗完淋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我在前台遇到了Candy,她对我笑了笑,似乎很客套地问了一句:"晚上一起吃饭吗?"  

  我想了想,觉得也好,反正一个人也是吃,和Candy一起正好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拖着对谁也不好,"那么就去正大广场里面吧,贵的吃不起哦!",我半开玩笑地答应了。

  "嗯,等我,我去洗个澡,大约10分钟搞定!"  

  10分钟时间很短,我在脑子里转了不少弯,想像着我该如何回绝Candy的好意,但是又能够不伤害她。自从上次K歌之后,我也关注过她,不可否认,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虽然有些东北女孩子的大大咧咧,但是待人倒是异常的真诚。  

  半个小时后,我们坐在了正大广场五楼的泰味小厨里,其实我们都没有吃过泰国菜,只是Candy好奇地要我陪她试试看。  

  我们点了一些菜,其中大概现在还记得味道的就数东阴功汤了,但是真不咋的,我和Candy都同情泰国的劳苦大众。  

  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里看Candy,我才发现,Candy也非常妩媚,她是喜欢化淡妆的,长长的翘起的睫毛上面是微微有些绿色的眼影,眼睛有些棕色,鼻子小巧而坚挺,嘴唇喜欢抿着,不过一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灿若珠贝。  

  Candy不是很瘦的那种女孩子,由于长期的锻炼,使得她看上去有点结实的美感,绝对不是那种风吹倒一排的弱女子。Candy身材也是一级棒,因为同在公司的时候,她穿的是领操服,就是那种布料比比基尼更加多点的运动服,所以身材也是一览无遗。  

  Candy和我拉扯了些絮絮叨叨的公司家常,什么谁谁谁和谁谁谁啦,那个上司暗恋她同事啦之类的婆婆妈妈,我也无心地边听并应着,脑子里一直盘算着怎么和Candy摊牌。

  "听说你和那个女孩子同居了?"Candy在说了一大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蓦地冒出了一个问题。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我头一大,这个不是我想要的开始啊,谁告诉她的呢,肯定是那个我刚来公司认识的好友Phill,因为我当时还在找房子,就寄居在他的篱下,这小子,呵呵。  

  "你觉得你会和她有结果吗?"Candy继续问道。  

  这下我头真的大了,明显她占主动了,我设计好的话是想也别想说出口了。  

  "也许吧,我不知道,就算没有结果又怎样呢,爱情美丽的是过程,而不仅仅是一个结果,结果是什么,婚姻吗,爱情的坟墓而已,我喜欢她,我觉得为她付出很值得啊!"我连珠炮似地抛出我的观点,希望可以挽回局面。  

  "Leon,你说你喜欢她,你为什么不用你爱她这个字眼呢?"Candy注视着我。

  "我不认为你们会有怎样的美丽过程,我上次看到她就知道她不会是你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她太妖艳了,你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你以为你守得住她吗,你别骗自己了,你爱她还是因为仅仅是同居了,所以不愿离开她呢?我根本不相信你们在恋爱,你们那天走路的时候,都不牵手,Leon,若是你现在拿得出她和你的合影,我Candy保证以后不会烦你!"  

  Candy下了很大的赌注,牙齿轻轻咬着嘴唇,目光一动不动地投在我的胸口。  

  说什么呢,Leon,说点什么啊!  

  还能说什么呢,Leon,自己撒谎,自己去承担后果吧!

  所以说,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谎言,你忘记了,可是别人不会忘,为什么说谎很难,因为有那么多的细节需要被创造,被说明,被记住,或者被掩盖。一句谎言占的空间远远比一句实话要大了多,现在的我,对于那句随心的谎言,有了深深的悔意。  

  "Candy,我……",我定了定神,"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来管!"  

  "Leon,我会等的,直到你结婚那天!"  

  后来,大家就坐在那里,发呆,我无法回去,Jolin没有电话来,我便成了孤魂野鬼,Candy也坐着,一声不响地陪我,这让我突然之间发现她其实远远比她的年龄来得成熟。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