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半左右,我和Candy开始坐不住了,Candy提出来要我陪她逛正大广场,我说也好,省得坐的腰酸腿麻的,正大的确算是浦东的购物天堂,大得有点无边无际,Candy又特别喜欢试穿衣服,还老是问我好看不好看,把我累得够呛。到后来我只要进店发现没有男士坐的休息位子,就无论如何也要把Candy拉出来,Candy虽然有时候会嘟起个嘴,不过还是很开心的样子。Candy应该也有170cm,所以穿衣服很有型,不过和Jolin不同的是,她很在意服装的走光问题,甚至有些开口特别低的衣服,她会很自然地用手护着胸口问我的意见。逛内衣店的时候,我没好意思进去,看到门口一排无所事事的绅士,我自觉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大约在10点左右,我把Candy了送回去了,Candy提出走回去,我想想反正我也回不了家,就答应了。一路上,她想牵我的手,我一开始不愿意,可是快到八佰伴过马路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握得很牢。  

  Jolin的电话是大约11点打来的。回到家,发现Jolin把我在外面的所有东西都藏了起来,这小丫头还真鬼。  

  "不好意思,老爸刚刚走。"  

  "哦,无所谓的,夜游浦江也是一番风味啊,我都有点想吟诗作赋啦!"我开玩笑道。  

  但是Jolin却没有笑,或者说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来充数。  

  "怎么啦?不开心吗?你好像从来没有提到过你的父母啊!"看到Jolin不是很开心,我不由得脱口而出。  

  "有什么好说的!"Jolin冲了我一句。

  大约凌晨2点时分,我起夜的时候,听到Jolin的房间传来隐约的哭泣声,有点像鬼片的氛围,一下子让我头皮都乍了。  

  "怎么啦,Jolin!"我咚咚地敲门,心里惴惴不安。  

  Jolin开了门,眼睛又像金鱼一样,我不看也知道她穿了那件极其性感的睡衣,不过这个时候,我可没有心情去偷看她的走光。  

  "爸爸要和妈妈离婚,他今天来问我想要和谁过!"Jolin看到我,哇地下起了大雨。  

  Jolin的父母是在Jolin高中快毕业的时候开始不合的,起初还是考虑到Jolin还是个孩子,所以只是无休止地吵架,并没有把离婚的事情提出来,可是等到Jolin大学毕业了,Jolin的爸爸觉得也到了该分手的时候,所以委托律师准备离婚的协议了。  

  Jolin为什么不提她的父母呢,"因为他们老是吵架,我根本不愿意回去!"。  

  "所以毕业后,我忙不急地找了房子,我不想回到那个家。老爸几个月才回来一次,妈妈也经常不回来,空空荡荡的,算个家吗?"  

  "我好羡慕人家一家可以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哪怕没有什么钱,日子苦些,那又怎么样呢,可是爸爸妈妈是不可以选择的,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Jolin抱住我,泪如雨下,我轻轻抚拍着她的背脊,难过得都不知道如何劝慰。在我的记忆里,爸爸妈妈也吵架,也冷战,但是和和睦睦的时候多,虽然那是个和上海无法比拟的小城市,但是爸爸妈妈总是用尽他们的所能,让我过着快乐的日子。听到Jolin的哭声慢慢低了下去,关于我的家庭回忆也不断在脑海里闪回。  

  Jolin大约是在凌晨3点半睡着的,我轻轻把她放在床上,她的泪花还挂在眼角。就着台灯,我细细看着Jolin,她的头发,她的鼻梁,她的粉颈,她的双峰,不敢看下去,真的怕自己WX的想法引起自己的冲动,不,冲动其实已经存在了。  

  我替Jolin盖了毯子,然后关了台灯,本想回自己房间,可是黑暗中,听到她微微的鼾声,又拔不起腿。豁出去了,我咬了咬呀,睡在Jolin床边的地板上。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了,由于没有闹钟,我大约在9点才醒,一睁开眼,Jolin趴在床上,俯视着我,我身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条毯子。  

  "你个大懒虫,不上班啦!9点钟啦!"

  "啊!"我一蹦老高,"你干嘛不叫我啊!"  

  "嘻嘻,人家喜欢看你睡觉的样子,傻乎乎的,像条小狗狗!"  

  然后,Jolin又很恶毒地看了我一眼,这个眼神似曾相识,哦,是早上升旗了,唉,做男人真是尴尬尴尬,我一溜小跑进了卫生间,Jolin则在房间里妖笑不已。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