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的是永嘉路上的一个小店,味道还算不错,就是比较辣,我一边吃一边咝咝地吸气,Candy也一样,不过突然间,她用一种很夸张的眼神看着我的手,我都被看得得很不自然了:"怎,怎么啦?"  

  "你怎么没有被扎到啊,出血了,我帮你啊!"Candy坏坏地笑道。  

  晕,这个小丫头,整天不知道想什么转转。  

  "对了,这两天好像心情不好,怎么啦,和女朋友吵架了?"

  "没有!"我摇头。  

  "不是才见鬼啦,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啊!"  

  "其实,她不是我女朋友。"我想了想,决定告诉Candy,"我想她做我的女朋友,可是她不肯!"  

  "那奇怪了,既然不是女朋友,你们怎么会同居的呢?"  

  "拜托,不是同居,是同租,租房子的租!"  

  "同租?那多不方便啊,我真想不出来,上海可真怪,什么事都有!"  

  "唉,和你解释也没有用,你还小啦!"  

  "小什么小啊,对了,你们有没有那个啊?"

  "喂,你是女孩子吗,怎么思想这么复杂啊!"  

  "喂,你是老封建吗,怎么思想这么顽固啊!"  

  "哈哈,好了好了,我们没有什么,没有开始,没有那个,什么也没有,相安无事啦!"  

  "哦,那么说,我们可以开始了咯?"Candy开心地接了口。  

  我一下子默然了,是啊,Jolin无望了,Candy也很可爱啊,至少是爱我的,我细细打量Candy,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她都是个美女。  

  美女总是让人心动!  

  我点了点头,说那好吧,不过在公司里面还是别太张扬啦!  

  回去的路上,Candy开心得象一只小鸟,在我身边转啊转,而我,在幸福感觉的底下,潜藏着一丝歉意,对Jolin的歉意。  

  有时候,别人的故事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如看戏一样,我们无忌地评述着人家的演技,若是真的换了自己,却也未见得有多少出彩!  

  我和Candy的事情没有告诉Jolin,不过想她也猜得出,看得我晚上不回来吃饭的次数多了,看到我经常拿着手机窃窃私语,Jolin显得有些失落。而我,随着和Candy的一次次约会,对Jolin的负罪感也渐渐淡了。Candy要我不要和Jolin一起住了,她也搬出来,希望我们可以合租一套房子,而我对此总是闪烁其词,推搪因为房租付了几个月,走了也浪费,其实在内心里,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考虑的,或许根本就想回避这个问题。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