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我拿起手机,拨通了Candy的电话,说我刚刚接到电话,家里有事,话还没有说完,Candy就挂机了。听到手机里面传来的嘟嘟声,我把杜蕾丝狠狠地丢开,无助地泪流满面。  

  等我回到菊园的时候,已经恢复常态了,推开门,果然Jolin的父母都在,Jolin见我回来,一把拉住我,大声地对她父母说:"看到吗,就是这个男人,我将来一定会嫁给他,你们的财产我不稀罕,我不要他有什么事业心,你们都这么有事业心,你们最终不是还要离婚吗!?我要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一个家,一个疼爱我的老公,这就够了!"  

  我看到Jolin的母亲铁青着脸,Jolin的父亲还是不露声色看着我们。  

  Jolin拉着我回到了她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一边吻我一边抱住我就往床上推,我赶紧把她拉开,说Jolin你别犯傻。  

  那个晚上,Jolin是睡在我怀里的,她父母就在外面客厅里坐到天明。  

  我一下子觉得Jolin的父母也都好可怜,他们是为了什么呢?我真的有能力养活Jolin吗,我真的有那么大的勇气,诚如Jolin的妈妈说的那样,走入一个我根本无法把握的圈子吗?  

  今夜,我是那么地无助,那么地优柔寡断,看到Jolin躺在我的身边,我却在想,现在,子夜时分,Candy是否也睡了?

  早上,我推开门,看到了Jolin的父母合眼坐在沙发上,听到我出来,都马上站了起来。我说,你们放心 ,我会离开Jolin的,但是希望给我点时间。  

  到了单位,Candy看到我,红肿的眼皮抬都不抬,自管自地整理衣服,我上去拉她的手,她马上用力打我。  

  我说我会走的,Candy切了一声,没有搭理我。  

  我是下班时候交的辞呈,也没有等总经理的回复,直接告诉办公室说我明天开始不来了,工资也无所谓,不要了,然后整理自己的那点衣服,就离开了公司。  

  我想Candy要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也要明天了。  

  回到家,Jolin照例烧了一桌的好菜,我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嘻嘻哈哈地和Jolin闹了一会。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