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洗澡的时候,Jolin没有关门,我站在门口,看她泡在浴缸里的身体,有点难过,想到不知道到老了,我还可以这样看到Jolin吗,于是禁不住鼻子有点酸。Jolin笑着要我进去为她擦背,我摇了摇头,说昨天晚上一宿没有睡,今天状态不是很好,要不明天好了,Jolin更加笑得脸上开了花,嗔骂我是个大色狼。  

  晚上睡觉之前,我说我今天回房睡了,明天去你那里吧,Jolin点了点头。不过我后来还是敲开她的房门,说我想看看那幅画,Jolin说反正凯文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把画交给了我。  

  还是和平时一样,在Jolin还在梦乡的时候,我出了门,什么行李也没有带,除了Jolin的画,不过我还是在床上留了一封信。  

  "Jolin:  

  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时候人生是无奈的,也是无可选择的,我想我没有勇气去爱你,带走你的画,希望你可以忘记过去,也希望下一个疼爱你的人可以没有阴影地去呵护你。  

  再见,勿念!  

  Leon"  

  火车上,我就收到Candy的短信了,只有一句话,"我恨死你!",我没有回。  

  下午,Jolin来了短信,"饲养员又买大闸蟹啦,不是六月黄,是三两的大闸蟹哦!"  

  我还是没有回。  

  晚上,Jolin又来了短信,"你个猪猪,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仍旧没有回。  

  再后来,Jolin开始打电话给我,我就把电话调到震动,但是没有去接。  

  10点左右的时候,我到了老家,临下火车的时候,Jolin发了一条短信:"你以为你可以一走了事吗,混蛋!"  

  我知道,她看到我的那封信了。  

  然后,我关了手机。  

  这个城市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人走路的节奏也不如上海快,年轻的人很多都远走他乡打工去了,我走在空荡荡的街上,抱着Jolin的画像,路灯把我孤寂的影子反复拉长,落寞的心情几乎让我不能自己。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