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是米色仿古瓷砖布饰的,脱离了原来看多的白色系,真是别有风味,一个白色的浴缸,旁边是小的淋浴房,整个收拾得非常干净。厨房倒是不大,但是一边还见缝插针地放着一个小方桌,就两个人用的那种,在黄晕的灯光下,产生一种极其温馨的感觉,不由得让我想像和Jolin一起吃饭的景象。客厅里面当中是台34寸的sony电视机,旁边放了音响和DVD机,正对电视的是沙发,淡色的,有宜家简洁的风格,但是靠垫异常的厚实,因为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子基本都陷进去了。茶几上放着不少零食,还有两杯喝了一半的绿茶。  

  "ok,都参观完了,怎么样?"Jolin跳到沙发上,问我道。  

  "太棒了,可是这样的房子应该租金很贵吧?"我试探性地问了下,心里嘀咕着,真不知道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啊。  

  "还好,和房东熟悉,所以才4800元一个月!"  

  "哦",我差点晕倒,怪不得在电话里问她租价她老是推诿阙词,原来真不便宜啊。我心里盘算了下,我现在一个月工资是3800元,奖金大约会是每个月1000元,但是不保证,如果扣除2400元,再加上吃饭水电煤气手机之类的开销,到是真的不会剩什么了,租还是不租呢,真是个问题!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事到如今,没有什么退路了,于是我故作平静地说:"那好吧,我明天搬你看合适吗?"  

  Jolin点了点头,关心地问道:"要帮忙吗?"  

  我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搬完东西,我估计会很口渴,希望有杯绿茶可以喝喝!"  

  "啊呀,忘记了忘记了!"Jolin一吐舌头,赶紧去泡茶,又在厨房探出个脑袋:"有话不直说,迟早变哑巴!"  

  从Jolin家回来,我和室友交待了一下,就开始整理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约就一个大旅行包,都是些衣服之类的。第二天下班,我在公司旁边的排档上吃了米粉,就打的去Jolin家了,哦,不,也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个家了。  

  我没有让Jolin帮忙,反正就是把衣服放到大衣橱里。Jolin很细心,白天帮我把毯子在太阳下晒了晒,驱除霉味,席子也用毛巾擦了下。闲言少叙,大约到11点光景,基本收拾好了,期间Jolin一直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不时地来看看。  

  11点半,我说我先洗澡啦,Jolin点点头。就着洗完澡后清凉的感觉,在空调吹来的阵阵凉风里,我隐隐入睡了时候,Jolin突然大声叫到,"Leon,你来!",于是,爆发了我和Jolin之间的第一次矛盾。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抓了条汗衫往头上一套就出去了,Jolin在卫生间,门开着,我跑进去一看,她围着一条大大的白色浴巾坐在马桶盖子上,满脸不高兴,见我来了,用手一指淋浴房,说;"你看看,你洗完澡了,怎么也不把淋浴房洗干净呢!?"  

  我于是低头去看,的确,淋浴房的底盘上有些白色的污垢,在下水孔了还有些毛发,我干净打开水龙头,一边用水冲一边用手把那些毛发取出来。  

  在清洗淋浴房的时候,我偷眼观瞧Jolin,她脸上明显挂着不开心。由于我是蹲着的,所以离她的腿很近,她的小腿形状极好,脚趾也上没有磨皮,其中的一个踝关节上还挂着一条银色的脚链。  
网络我摘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51584)